信息
山東頻道 > 信息

山東完成互聯網醫院審批241家 數量全國第一

2021年08月20日 15:39:25 來源: 大眾日報

  山東完成互聯網醫院審批241家 成互聯網醫院數量最多省份

  互聯網醫院的“快”與“慢”

  疫情之下,在市場需求和政策雙向驅動下,互聯網醫院數量激增。作為未來醫療機構發展的重要方向之一,互聯網醫院發展態勢如何,又遇到了哪些問題?記者近日在濟南、青島、日照等地進行了蹲點調查。

  疫情催熱就醫新模式

  8月12日中午12點10分,在內鏡室忙了一上午的青島大學附屬醫院市南院區消化病區副主任、副主任醫師李曉宇,打開手機上的青大附院互聯網醫院工作臺。

  點開線上問診專區,出現一條56歲的王先生發來的圖文問診信息:“2021年7月14日在濰坊查體做腸胃鏡發現有息肉,經活檢診斷為腺瘤性息肉。具體如圖。請問這種息肉想要來青大附院做手術掛消化內科還是胃腸外科呢?是否還需要再檢查一次,還是直接可以內徑切除?”

  李曉宇點開附件中的電子腸鏡診斷報告單和病理檢查報告單,放大后仔細查看。“他的息肉大小不一樣,有8毫米的,有4毫米的,這樣的可以在門診切。”對病情有了基本了解,李曉宇并沒有直接下判斷,她輸入“你好”,對方也很快回復,問診以聊天的模式進行。

  李曉宇介紹,很多患者做胃腸鏡之前會通過這種方式了解預約時間和術前用藥等情況。有的患者做完檢查后第二天出檢驗結果,可大夫當天并不坐診,通過互聯網醫院就可以隨訪咨詢。“出院的患者出院記錄上都會印上互聯網醫院的二維碼,患者掃二維碼就可以通過互聯網醫院聯系到自己的主管大夫。對于外地的病人來說,就不用再來回跑了,把檢驗報告之類的傳上來,我們就可以對他進行健康指導。特別是疫情期間,非常方便。”

  疫情期間,如何在滿足就診需求的同時減少交叉感染的風險,成了擺在醫院和患者面前的重要課題。互聯網醫院憑借其無接觸就醫的優勢脫穎而出。據統計,2018年,全國互聯網醫院僅有100多家;2020年12月,全國互聯網醫院就激增到了1000余家;2021年6月,這一數據上升到了1600余家。在互聯網醫院數量突飛猛進的背后,是人們就醫需求由線下向線上遷移。2020年疫情暴發初期,國家衛健委的委屬管醫院互聯網診療比上一年同期增加了17倍,部分第三方互聯網服務平臺診療咨詢量比上一年同期增長了20多倍,處方量增長了近10倍。這樣的需求增長,對互聯網醫院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青島大學附屬醫院院長助理、醫務部主任孔心涓介紹,疫情發生后,醫院進一步加強互聯網醫院服務,開設發熱門診,其他科室每天至少安排四到五位大夫接診,慢病復診患者所開的藥品可直接快遞到家,常見病核磁共振等檢查項目線上繳費后,自動分時段預約排隊,減少了患者感染的風險。“2020年,青大附院完成互聯網門診27076人次,較2019年增加454%。”

  山東省立第三醫院互聯網醫院的發熱門診線上咨詢通道開通后,在就醫需求推動下,當天系統里就“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該醫院智慧醫療部主任朱興國介紹,2020年1月至4月,省立三院互聯網醫院的線上問診量約為4萬人次。為確保患者咨詢能得到及時回復,醫院實行兼職與專職并行的“雙軌制”互聯網醫生組織模式:一方面組建由6名醫生組成的專職互聯網醫生團隊,每日排班線上接診;另一方面鼓勵其他科室醫生利用碎片時間接診。

  “疫情期間最忙的一天我接了600多單。夜里12點到早上7點在休息,其他時間只要有訂單來了,我都會馬上接診。”2018年省立三院智慧醫療部成立,王晶是首批加入的專職互聯網醫生。“在我看來,互聯網醫院是大趨勢,有機會當然要試試。”如今已是智慧醫療部副主任的王晶,以12.4萬人次的咨詢量高居省立三院互聯網醫院平臺榜首。

  山東大學醫養健康產業研究院負責人表示,互聯網醫療不僅解決了目前醫療資源不足、問診服務供需不平衡等服務短板,而且使人們日常看病更加靈活、效率大大提高。疫情發生以來,人們對互聯網醫療平臺使用需求進一步提升,推動了用戶規模的快速增長。

  自2017年以來,我省積極出臺相關政策,支持鼓勵互聯網醫療的發展,推進醫療、護理、急救、藥事等服務領域便民惠民措施全面落地,讓互聯網、大數據成為改善醫療服務的“千里眼”和“順風耳”。目前,山東完成互聯網醫院審批241家,成為國內互聯網醫院數量最多的省份。

  互聯網上“四方行醫”

  8月11日下午3點06分,莒縣人民醫院醫共體醫學影像診斷中心完成一例CT顱腦檢查影像報告審核。患者王女士72歲,有既往腦梗死病史,因頭暈、惡心1天,到東莞鎮衛生院做CT檢查。檢查完成后,東莞鎮衛生院發起影像轉診申請。近百幅影像實時上傳到莒縣人民醫院醫共體醫學影像診斷中心,由醫院專家閱片后,出具診斷報告,審核后回傳。

  莒縣人民醫院醫學影像中心主任王建告訴記者,東莞鎮衛生院是莒縣人民醫院醫共體成員單位,距縣醫院近60公里。“過去,患者到縣醫院檢查,開車要走一個多小時。現在,在基層衛生院拍片后,圖像實時上傳到影像診斷中心,由醫院專家出具診斷報告,整個流程所需時間一般控制在30分鐘以內。”

  隨著互聯網與醫療健康深度融合,遠程醫療服務成為優化醫療資源配置和解決群眾看病就醫難問題的重要手段。疫情防控中,得到“互聯網+”賦能的遠程醫療發揮著重要作用。

  山東省遠程醫學中心經過20多年的發展完善,目前已聯網2520家醫療機構,其中省內2450家(二級以上公立醫院298家、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2152家),省外70家。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心啟動了遠程會診應急預案,推進與全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定點醫院的遠程協作,協助定點醫院開展確診患者的診治和疑似患者的排查工作。此外,還為因疫情不能前往上級醫院就診的危急、疑難重癥患者提供遠程醫療服務。

  “中心向基層和幫扶地區醫療機構每周開展兩次免費遠程門診,每年提供多學科疑難病會診兩萬余例,開展遠程醫學教育百余場次,年培訓醫務人員上萬人次,遠程影像診斷5萬余例,在各級醫療機構間搭建起醫療信息資源的共享平臺,實現人流、物流、信息流的有機融合。”山東省遠程醫學中心主任張喜雨表示。

  省立三院作為牽頭醫院,組建起了包括二級醫院、非醫學類高校校醫院、社區衛生服務機構、鄉鎮衛生院等60余家各級各類醫療機構的互聯網醫聯體。

  懸壺濟世、四方行醫,曾是很多醫生的夢想。

  在傳統醫療條件下,外科醫生被限制在手術室中,國內頂尖外科專家要為基層地區患者服務有諸多不便。如今,機器人手術技術的成熟,5G時代的到來,為手術刀瞬間延伸到千里之外提供了可能。

  莒縣人民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王欣鵬介紹,今年3月以來,莒縣人民醫院聯合青大附院已完成12例5G遠程機器人泌尿外科手術。手術過程中,“妙手”機器人精準復現遠端醫生手術動作,準確到達手術部位,并完成對病灶的精準切除。

  目前,山東省遠程醫學中心服務半徑已覆蓋我省100%的縣(市、區),在省內搭建了覆蓋省、市、縣、鄉四級醫療機構,甚至延伸至村衛生室、社區醫療衛生服務中心的遠程醫療網絡架構。在省外,不僅連接了北京、上海等地業內領先的醫療機構、醫生集團,實現醫學交流常態化,還連接了重慶14區縣、青海省海北州、新疆喀什地區、西藏日喀則等中西部地區醫療機構,承擔醫療健康扶貧協作任務。

  互聯網醫院的資源整合

  提到互聯網醫院,大家通常會對好大夫在線、春雨醫生等互聯網醫療平臺更加熟悉,不少人對公立醫院自辦的互聯網醫院熟悉程度較低。

  其實,互聯網醫療平臺、公立醫院自辦互聯網醫院各有特點:

  ——微醫打造的平臺型互聯網醫院,通過構建綜合線上線下的醫療服務體系,實現區域內醫療機構跨機構、跨級別、跨地域協同合作,醫生資源豐富,服務更彈性靈活,服務功能多樣。微醫平臺連接了全國7800多家醫院,27萬多名醫生,其中,山東地區醫生有3萬-4萬名。

  ——在疫情期間快速成長的公立醫院自辦互聯網醫院,通過“互聯網+”手段較好地解決了患者預約掛號、檢查住院等方面的繁復程序,提高了醫院醫療效率,也能幫助醫院更好地管理慢病患者,為醫院的人性化服務帶來一定的技術支撐。相比于平臺型互聯網醫院,公立醫院目標受眾集中,公信力、患者信任度較高,醫療資源豐富,在發展互聯網醫院方面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利于形成線上線下醫療行為有機結合。

  如何把平臺型互聯網醫院和公立醫院自辦互聯網醫院的優勢進一步融合?如何實現互聯網醫院資源更大力度更大范圍統籌,便于群眾快捷選擇,降低就醫成本?

  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是全國首個“政府支持、國有控股、整合優勢資源、市場化運作”的開放式綜合服務平臺,于2020年4月25日正式啟用。通過資源整合、流程再造,構建覆蓋全省的綜合服務體系,利用數字化技術真正打通“三醫聯動”,實現服務便民惠民,就醫成本降低。

  記者在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的“名醫聯盟診療中心”看到,來自山東省立醫院、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煙臺毓璜頂醫院等三甲醫院的專家中,不乏在實體醫療機構“一號難求”的專家,而咨詢費用相對其他平臺型互聯網醫院則更低廉。

  濟南微醫互聯網醫院等平臺型互聯網醫院,以及山東省千佛山醫院、濟南市中心醫院等公立醫院均在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開設服務專區,同時微醫平臺全國的醫生資源也同步到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之上。

  “對于醫生而言,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可以提供在線多點執業平臺,為醫生匹配精準對癥患者,提升醫生服務半徑,擴大醫生品牌影響力。患者既可以通過搜索醫院、科室等信息,找到在線的醫生服務,也可通過病情描述,由人工智能精準匹配到在線醫生。”山東互聯網醫保大健康集團副總經理王超表示。

  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在全國率先實現了醫保在線支付結算一體化服務,患者完成身份核驗和醫保綁定后,即可實現醫保在線支付,享受跟實體醫院一樣的報銷政策。平臺跟濟南、泰安、濰坊等地的30多家醫院合作開設了醫聯體慢病服務中心,為慢病患者進行“線上+線下”全流程服務。依托于平臺互聯網醫院,服務中心實現了就診、開方、繳費、結算、報銷、取藥的線上線下一站式服務。

  “各位老師好,通過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山東省千佛山醫院互聯網醫院入口購藥的,下午3點半前完成醫保結算,快遞當天發出,次日到達;下午4點之后完成結算的,快遞次日發出。”12日下午,記者來到山東省千佛山醫院門診樓一樓的慢病服務中心,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業務經理慕英玲正在慢病服務患者群中發布物流提醒。“我們每個月能夠為用戶提供4次免費快遞服務,滿足慢病患者每月用藥需求。”慕英玲介紹。

  說到當下互聯網醫療的困難,王超認為,老年人不太會用智能手機是需要行業解決的問題。為了破解這個難題,方便老年人的使用,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特別開通熱線電話95169000,提供電話復診、醫保支付、送藥到家的全程服務,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問題。目前急需解決的是,互聯網醫院在線問診服務還需要加大宣傳力度,患者及醫生的在線使用習慣也需要進一步培養和加強。

  目前,山東醫保大健康平臺正在搭建遠程心電服務網絡,通過自身研發的硬件設備在基層的鋪設,依托市、縣、鄉、村四級醫療機構的互聯網醫院分級診療平臺,實現基層采集數據,專家在“云”上解讀結果。“隨著智能穿戴設備的普及,數字基建將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王超說。

  “互聯網+”的“小顧慮”

  “謝謝,又讓你跑腿了。過幾天再來?”8月13日下午3點45分,青島西海岸新區中心醫院普外一科護士江雨輝,給家住金沙花園小區87歲的趙奶奶換好藥后,老人感激地說。

  “不來的時候老人就盼著呢!”趙奶奶的女婿曹先生告訴記者,老人5月份左小腿受傷,因為有基礎性疾病,逐漸形成了8cm×6cm破潰面,出院后自己護理效果很不理想。7月初,得知“康鴻醫護”APP可以預約護士上門護理服務后,嘗試下單,沒想到效果卻超出了預期。“江護士都是利用休息時間上門,風雨無阻,很感謝她!我和老伴也60多歲了,要是帶老人去醫院上車都上不去。特別是這段時間疫情防控形勢緊張,網約服務解決了大問題!”

  “康鴻醫護”是西海岸新區自主開發的“互聯網+護理服務”專用平臺。下載打開用戶端,記者看到平臺可提供護士上門、母嬰護理、中醫理療等四類預約服務,可預約生活能力訓練、氣管切開護理、膀胱沖洗、留置胃管、PICC、引流管護理、鼻飼護理等37項服務,護理費用從80元-319元不等,均明碼標價。

  青島西海岸新區衛生健康局醫政醫管科負責該項工作的工作人員張紅表示,全區5家公立醫院分別成立網約護理受理中心和網約服務團隊,范圍覆蓋每個鎮街和社區。平臺的“網約護士”都是一線優秀的骨干護理人員,有5年以上臨床護理工作經驗。目前,已累計上線注冊護士1300多名,已形成并完成訂單1200多單,服務滿意度互評均為100%。

  “互聯網+護理服務”是緩解醫療資源緊缺、百姓看病難的一次重要嘗試。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這項服務省內也有多家醫院開展,但并未長期堅持,甚至有醫院只接了一單。分析其中原因,風險防范機制是醫患雙方關注的焦點。

  張紅介紹,“康鴻醫護”與區110指揮中心聯動,護士上門服務時即時開啟工作記錄儀,全程錄音,如果出現緊急情況,可實現一鍵報警;與保險公司聯動,平臺同時為護士和患者提供安全責任險、醫療意外險、人身意外險保障,當訂單生成的同時,保單自動生成。而在患者提交訂單后,平臺客服會就患者病情描述是否全面等進行審核,所有耗材均從護士所在醫院配備,確保藥品合格安全。

  缺乏收費標準是此類服務難以有序開展的重要原因。“康鴻醫護”項目收費均參照公立醫院耗材、護理收費標準,再加上交通費、保險費、護士上門服務費來確定整體價格。訂單完成后,按規定自動分配。

  對于進入快速發展通道的互聯網醫院,也有一些“慢”。某三甲醫院互聯網醫院的月接診量只有一千多人次,在線出診的副主任醫師每個月的接診量也不過幾十個。有的醫院領了互聯網醫院的牌照,完成了系統建設,卻遲遲未上線。收費標準,是其中一個原因。

  根據省醫保局2019年11月發布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實施意見,互聯網復診收費標準為每次6元。這一規定有效避免了互聯網醫院可能出現的亂收費問題,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醫生的熱情。

  “二三級醫院的醫生在醫院正常的排班已經很滿了,到互聯網醫院去執業大多得用休息時間。一個復診收費6元,還沒有時間限制,專家線上服務一個復診的患者,可能5分鐘,也可能半個小時,醫生積極性不高。”某地互聯網醫院相關管理部門工作人員表示。

  “很多大夫都去了第三方平臺接診,一個號定價二三百,甚至四五百。畢竟是業余時間,我們也不能強制排班。”某醫院管理人員表示。

  為了調動醫生參與自建互聯網醫院的積極性,醫院采取了多種激勵方式。

  青大附院的醫生在互聯網醫院接診一例患者,醫院在6元復診費的基礎上再補貼6元。“我覺得收費還可以,加上補貼和線下門診的掛號費也差不多。對于患者來說便宜也方便,反響挺好的。”李曉宇說。

  莒縣人民醫院互聯網醫院將診費換算為積分,攢到一定額度后提取。醫師復診費多設置為2元或0元。骨科副主任醫師邴長建已接診1754人次,每天回復線上問診已成為他的習慣。

  慢病復診尚有收費依據,線上咨詢、電話咨詢、視頻咨詢的收費標準仍未出臺。“我們可以做公益咨詢,但只要收費就有可能違規,這是我們所顧慮的。”某醫院互聯網醫院管理人員表示。

  同時,記者采訪中發現,當下互聯網醫院的模式相對簡單,主要以線上咨詢、慢病復診為主。

  “目前,互聯網醫院的醫療服務主要集中于常見病、慢性病復診,其醫療風險較低,最符合醫療安全的要求。但從疾病屬性和用戶群體的實際需求角度,這種較為單一的診療范圍一定程度上會限制線上診療服務的創新發展。”微醫集團副總裁孫京猛認為,互聯網醫院還需通過政策引導扶持與法規監管指導的結合,在業態創新與風險規制的動態變化中開辟一條合法合規、不斷優化的發展道路。

  “開放是互聯網醫院最大的特點,也是促進醫療資源下沉和更均衡分布的指向。正因如此,我們現在仍在繼續整合區域內的各級各類醫療資源。”朱興國坦言,為實現互聯網醫院的開放合作,醫院正在摸索診療信息互通共享,如果得以實現,患者在互聯網醫院醫聯體任意一家機構就診的診療信息,就可以與其他醫院實現線上線下的有效銜接,不斷提升患者就醫體驗。

  山東大學醫養健康產業研究院負責人表示,目前采用“醫院+互聯網”模式的醫院中,三級醫院占到55%,與其他等級醫療機構相比比例較高。雖然對于公立三甲醫院來說,將患者分流到線上可以提升患者就醫效率,但也增加了大醫院的虹吸效應。只有對互聯網醫院進行合理規劃和布局,才能更好地推進醫聯體和醫共體的建設。(陳巨慧 徐晨 張皓琛)(完)

[ 編輯:張建波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71127779906
三级全黄app播放_骚片软件_色app下载_色版APP